美国《商业内幕》网揭秘邪教“法轮功”纽约老巢龙泉寺
2019-09-18 15:24:03 |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| 作者:James Pasley 苏娟
 

  在纽约州北部,大约有100名“法轮功”练习者居住在密林深处一处400英亩大院内。

  从2001年起,这处大院就一再扩建,不过当地人越来越担扰其新近的扩建会对环境造成影响。

  大院内禁止连接互联网,人际关系都是经过事先安排的,传统医疗不受欢迎。

  “法轮功”的头目李洪志就居住在此地,尽管他多年来深居简出。

  龙泉寺,密林环绕,武装警卫保护,外人不得入内。

  据说,有大约100人居住在纽约北部、山瓦岗(Shawangunk Mountains)北麓面积400英亩的这处大院里。对于“法轮功”信徒来说,该大院就是圣地。中国将“法轮功”定性为“邪教”。

  消息人士告诉美国必威体育广播公司NBC说,龙泉寺内不允许连接互联网,几乎不使用药品,人际(婚姻)关系一般经过事先安排。从事“法轮功”研究的蒙特利尔大学历史学教授大卫·欧恩比(David Ownby,中文名:王大为)也把“法轮功”称作邪教。

  多年来,龙泉寺周边的几座小镇如鹿苑镇等,一直想对龙泉寺内部发展进行约束,但“法轮功”的领导们却想进一步扩建。龙泉寺想修建一座920个观众席的音乐厅、一个新停车场、一座污水处理站,还想把一座“禅房”改建为宿舍。如果龙泉寺的要求获得许可的话,该大院居住人数将从目前的100人提高到500人。

  以下是我们所了解的龙泉寺情况:

  藏身于山瓦岗山(Shawangunk Ridge)北麓的密林中,有大约100名“法轮功”练习者居住在纽约州北部一处与世隔绝的400英亩大院内。  

 山瓦岗山脉(图片来源:Wikimedia)

  如果从奥蒂斯维尔(Otisville)开往杰维斯港(Port Jervis)的火车上,可以透过树林看到龙泉寺的建筑。据龙泉寺“主持”李琮称,湖和山(给龙泉寺)提供了“好风水”。

  闲人不得游逛龙泉寺。  

 2019年3月8日,一名警卫在“法轮功”龙泉寺大院的大门外来回走动(图片来源:ulie Jacobson / 美联社)

  龙泉寺大院外栅栏环绕,大门由警卫队守卫,门口蹲着两座护家石狮。

  “法轮功”由佛教、神秘主义和功操混杂而成,其教义还涉及到外星人和种族隔离。

  1999年,中国正式将“法轮功”定性为非法邪教组织。据龙泉寺的官网称,龙泉寺的许多居住者逃亡自中国。

  这块400英亩的庞大地产购自于2000年。  

 龙泉寺大院卫星图(图片来源:Google Maps / Business Insider)

  由于“法轮功”(在美国)被归类为宗教组织,所以它的地产获得了免税资格。

  2001年起,该大院内的建筑日渐增多。  

 “法轮功”龙泉寺大院(图片来源:Julie Jacobson / 美联社)

  在图片的右侧,有一座唐式寺庙(唐朝在公元七世纪至10世纪统治中国),还有一座75英尺高的佛塔。

  龙泉寺官网形容这座寺庙时,称它“巧夺天工”:“建筑上的所有横梁结构中,没有使用任何螺钉、钉子和金属接头。”

  龙泉寺大院内,也有着更为现代的建筑。

  大院内,有两所学校:飞天艺术学校和飞天学院。

  飞天艺术学校是神韵艺术团的“预备学校”。神韵艺术团属于剧院式舞蹈表演团队。据《纽约客》作家Jia Tolentino的文章说,神韵表演“从根本上说属于教派和政治宣传”。神韵艺术团属于非赢利组织,2016年它的资产大约有7500万美元,营收为2200万美元。

  不在诸如伦敦、洛杉矶、纽约和华盛顿这样的城市巡演的时候,神韵艺术团就在龙泉寺大院内排练。

  中国政治专家认为,神韵是“法轮功”精心策划并推出的公关计划一部分。演出中有反共信息,中国的执政党视神韵为“法轮功”妄图颠覆其政权的工具。

  并非所有的“法轮功”练习者都居住在龙泉寺大院内。  

  鹿苑镇景象(图片来源:Wikimedia)

  一些“法轮功”练习者居住在像鹿苑镇这样的周边小镇上。天气好的时候,可以看到一些“法轮功”练习者在当地练习功操。

  不过,“法轮功”创始人李洪志确实居住在龙泉寺大院内。  

  1999年李洪志在纽约(图片来源:Henny Abrams / 法新社 / Getty)

  然而李洪志并没有公开这一事实。2016年,一名法律文书送递员前去龙泉寺找他(指当年全球华人反邪教联盟状告李洪志一事——译注),在大门口被挡了驾,该送递员被告知李洪志不住在那儿。然而,2019年,有四名原龙泉寺居住者告诉NBC说,李洪志确确实实居住在龙泉寺,而且还严密地控制着龙泉寺的一切。

  在龙泉寺大院内,有报道说不允许连接互联网,不提倡药物治疗,各种关系都是事先安排好的。  

龙泉寺(图片来源:Youtube / Dragon Springs Temple)

  据NBC必威体育频道说,李洪志对龙泉寺大院内的大事小情都严密控制,甚至卷入到信徒的私生活当中。

  一名“法轮功”信徒告诉NBC必威体育频道说,当了解到她与非“法轮功”信徒约会后,龙泉寺的领导们告诉她,她的签证过期了。她后来才了解到,其实她的签证仍然有效。

  李洪志教导信徒称,修炼法轮大法(“法轮功”)可使身体转化成高能量物质,甚至能让人飞升到天堂。  

 1999年,“气功大师”李洪志表演冥想瞬间。(图片来源:Ted Thai / 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 / Getty)

  李洪志也相信存在着外星人。1999年,在接受《时代周刊》采访时,李洪志说:“如果外星人不代替人类,社会将自己崩溃。”

  1999年,李洪志告诉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他也并非是什么邪恶的(幕后)策划者,只不过是“偶然之间成了先知”。

  李洪志的教义之一是:“法轮功”练习者永远不参与政治。他说:“我们从不干涉政府,决不做坏事,我们都是守法的公民。”  

   李洪志(图片来源:共同社/美联社)

  尽管“法轮功”有这番远离政治的高谈阔论,但“法轮功”成员拥有被李洪志称为“我们的媒体”的《大纪元时报》这样的多语种报业集团。该报最近在六个月内大约花费了150万美元,用于推出取悦特朗普总统的广告。

  2018年9月,《大纪元时报》的摄影记者Samira Bouaou进入白宫禁区,把一个文件夹递交给特朗普总统。  

 《大纪元时报》的摄影记者Samira Bouaou把一个文件夹递交给特朗普总统(图片来源:Susan Walsh / 美联社)

  特朗普打开文件夹,然后又迅速合上。Bouaou没有说文件夹里是什么东西,也没有说她为何给总统这样一份文件夹。

  《大纪元时报》登载过三篇直接与龙泉寺有关的报道。  

 大纪元时报免费报箱(图片来源:Mark Lennihan / 美联社)

  这三篇报道全是读者来信。第一篇讲述了龙泉寺为何如此神秘,第二篇则要求当地居民理解龙泉寺,第三篇则试图澄清某些误解。那封有关龙泉寺的神秘性的来信说,龙泉寺的大门,与纽约“基督教青年会”的大门,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外。

  在接受《时代周刊》采访中,李洪志声称他担心工业会污染大气和水。  

  2004年,李洪志做了一次罕见的电视发声(图片来源:Lo Sai-hung /美联社)

  李洪志说:“饮水也被污染了。无论我们如何净化,也不可能恢复到原有的纯度。”

  尽管李洪志关心环境问题,但当地居民们关注的是龙泉寺正在毁坏其邻居们的土地。  

 龙泉寺附近的内瓦辛克河(Neversink River)(图片来源:Wikimedia)

  2019年,当龙泉寺要进行扩建时,事情一度发展到失控境地。龙泉寺想修建一座日处理10万加仑的污水处理站,而邻居们则担心这将摧毁周边水系,因为处理后的河水将排放到当地巴沙尔河、内瓦辛克河这样的河流之中。

  龙泉寺想修建一个7.28万平方英尺的音乐厅,一个可容纳1100辆小汽车、42辆大巴的停车场,还想把一座禅室改建成宿舍。  

 “法轮功”的龙泉寺大院(图片来源:Julie Jacobson / 美联社)

  上述改变意味着龙泉寺将入住500人。

  然而,许多当地人对龙泉寺的扩建并不高兴。

 修建中的龙泉寺(图片来源:Youtube / Dragon Springs Temple)

  据报道,这些当地人说,龙泉寺“先扩建后道歉”的策划,漠视其邻居享有的优先权。

  龙泉寺的邻居Grace Woodard告诉“美国必威体育”(Usnews.com)说:“它(龙泉寺)就像一座小城市,一个(修建)计划接着一个(修建)计划,切片似地一点一点地建造着。”

  一些当地人认为“法轮功”是一种威胁。  

 在关于龙泉寺扩建的听证会上,当地居民仔细倾听发言者们的发言(图片来源: Seth Wenig / 美联社)

  2019年4月,一位水泥工在有600名与会者参加的当地规划会听证会上说,2012年,他在龙泉寺的大门口遇到保安人员,大吃一惊,因为这些保安人员携带有AK47机枪。

  他说:“在我们社区,根本不需要这东西。”

  邻居Woodward说,她和朋友在观赏龙泉寺入口处的大树时,两辆保安车出现在他们面前,开着跳灯,直到她和朋友离开。  

 对龙泉寺深表担扰的当地居民Grace Woodward(图片来源:AP / Youtube)

  Woodward还说,她还遇到过“法轮功”人员到她的地产上拍照片,并想买下她的房子。

  多年来,“法轮功”龙泉寺的不停扩建,已经引发摩擦。  

 2019年3月8日,照片所显示的位于奥蒂斯威尔镇的“法轮功”龙泉寺

  最近十年来,问题的爆发点为:围绕龙泉寺修建的车道,远宽于建筑法许可范围。其他冲突则包括:龙泉寺想修建一个23英亩的太阳能广场,龙泉寺中十位居住者以选举歧视为由起诉一位镇长。

  另一事实是,龙泉寺拒绝公布2008年一位建筑工人死亡的信息。  

 修建中的龙泉寺(图片来源:Youtube / Dragon Springs Temple)

  当时,在修建一座建筑时,一名54岁的加拿大人摔死。此外再无信息披露出来。一名居住在龙泉寺的男子告诉当地报纸说:“我们属于宗教社区,不用告知公众信息。”从没有进行过验尸。

  龙泉寺也申请修建一堵高达8英尺的围墙,而不是介于4英尺到6英尺之间的那种(普通围墙)高度。  

  2018年龙泉寺空中俯拍照片(照片来源:鹿苑镇野生保护联盟/脸谱)

  龙泉寺内的居住者、名叫Thun Lin的教师说,来自中国政府的人可能会冲入龙泉寺窃听他们的电话,所以有必要砌高围墙。

  与此同时,龙泉寺声称它期望能在大门口迎候大家。龙泉寺的官网称:“我们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。”看起来绝大多数人将会永远也不知道龙泉寺大墙后面在发生着什么。  

  龙泉寺大门(图片来源:Youtube / Dragon Springs Temple)

  龙泉寺却将此归罪到中国身上,声称高规格安保措施的需求,源于中国对“法轮功”的不断迫害,除非“法轮功”被接纳并得到安全保障,否则不会打开龙泉寺的大门。不过,据身处中国的“法轮功”修炼者说,虽然政府表面看似平静,但反对“法轮功”的立场不会缓和。


 
责任编辑:刘泽
网友评论:
0条评论